荔枝微課、新世相、千聊輪番刷屏,我們都成朋友圈微商?

2018-02-02 13:17:37

千聊一場事先張揚的課程在一個小時裡遭遇冰火兩重天。上線不到一個小時,先是朋友圈一片紅地刷屏,之後形勢急轉直下,課程鍊接被封,甚至App也被App Store下架。 

  目前具體原因不詳,但結合微信相關規則來看,疑似與誘導分享有關。而App Store下架,則可能與未繳納“過路費”有關。據App Store規定,虛拟商品在iOS内的銷售,蘋果要抽成30%。

  抛開千聊課程被封的負面影響,在荔枝微課操盤的網易開年營銷大課現象級刷屏的帶動下,知識付費相關從業者無不希望自己能夠複制刷屏盛舉。畢竟在流量越來越昂貴的當下,成功的刷屏對資金有限的創業者來說,是低成本撬動大範圍用戶的唯一手段。

  而各個平台的個人分銷分成模式,則提供了簡便易行的現成工具。半是誠意推薦,半是利益驅使,曾經反感“微商”的我們,也在不知不覺中加入了“微商”的行列。

  以下内容為約稿,所述觀點不代表新榜觀點或立場。作者羅崇傑。 

  1月17日,網易2018開年大課能夠在朋友圈刷屏,将網易和傳銷産生關系,如此巨大的公關危機,想必也是網易集團的公關層面沒想到的事情了。

  開年,就遇到了這麼一遭。

  對于網易集團的公關部門來說,這或許是件麻煩事;但對于知識經濟這個行業,這或許是件好事。

  刷屏課程,

  險些成為危機公關?

  1月16日深夜,網易開年線上大課内測上線:海報紅色的喜慶、二級分銷機制的設置、KOL的調動...

  本以為預期賣掉幾萬份的課程,滿打滿算還沒到12個小時,課程報名就遠遠超過了10萬份。

  朋友圈刷屏了...

  陸陸續續,我們看到一些文章評論:這次事件的營銷手段與傳銷有一定相似度;

  随後,微信屏蔽了課程直播平台荔枝微課的鍊接,一時間大家都在讨論:花了的錢,不會就泡湯了吧;

  此時的網易公關,或許才意識到,市面上的輿論可能背後有人炒作,開始進入危機公關。 

  再過一小時,鍊接可以用了,又挂了;網易課程的負面消息也得到了控制...

  一直到課程開始之前,課程鍊接生效了;關于網易課程幹貨度高、可學性強等正面評論層出不窮,截止到現在,我們看到數據顯示16萬+人正在學習。 

  2017年到現在,刷屏現象不少,

  但是用戶是利益中心的卻很少。

  騰訊公益的小朋友畫廊:我們願意将公益分享,并且為其買單;

  網易一系列juliaH5:職場上的KPI,我們感同身受;

  十三邀,馬東和許知遠的尬聊:一個偏見者如何看這個娛樂至上的社會... 

  不同的是,這次課程刷屏,我們是切身受益者。我們能夠實實在在看到自己賬戶收益,60%的一級分銷提成、30%的二級分銷提成...

  我也将課程海報發到朋友圈,短短時間内獲得了超過100元的傭金;即使将已發至朋友圈的海報删除,微信賬戶上依舊有課程分成陸續進賬。 

  不明覺厲的同學可能會問,這是傳銷麼?其實不是。

  傳銷和分銷如何區别,看的是銷售層級。超過并且包括3層,就被判為傳銷。

  我們可以通過百科得知,根據著名的營銷大師菲利普·科特勒的定義,分銷渠道又或者叫營銷渠道,是指某種商品或服務從生産者向消費者轉移的過程中,取得這種商品、服務所有權幫助所有權轉移所有企業和個人。但是,它不包括供應商、輔助商等。 

  為何被封?這是因為輿論導向,行業的意見領袖發聲,讓微信不得不重視起來。為了減少輿論的傳播,微信也是出此下策,先封一段時間。

  這次活動,我們看到網易課程即使刷屏,但還隻是運營圈層内,或者互聯網圈層内的狂歡。

  當問及身邊傳統工作者(諸如機械行業、建築行業),即使是傳統媒體從業人員,問答也極其統一,未曾聽聞。

  所以,越來越多的平台機構開始猜測刷屏的本質,是不是運營用戶的原因,是不是分銷機制的原因,或者是不是品牌賦能的原因?

  大家都忽略了課程内容本身的價值。

  大部分機構在當下,就想複制網易刷屏課程,朋友圈終究沒有任何動靜。

  與其說蠢蠢欲動,不如說蠢蠢動不起來。

  不因二級分銷刷屏,

  人人開始變成微商

  1月30日21點25分,公衆号新世相發布文章《“聽了這堂課,中國的工作任你挑”》,而前幾天的推送都是在十一點左右,可見這次的内容早已精心準備。

  打開文章,簡明扼要,新世相攜手聚美優品高級副總裁劉惠璞,推出《同事都怕你上的職場課》。

  各位看官,對比看一下

  這次,新世相也刷屏了,截止發文數據銷售量已超7萬份。

  這次課程的刷屏,把之前歸因于二級分銷的行業KOL,狠狠打臉。

  新世相采用的是一級分銷,因為課程内容優質,再加上小程序設置聽課體驗更好;當然也包括了課程分銷的體驗以及KOL的助推。

  同樣推出過職場課程的咪蒙,12小時賣出4萬份;咪蒙重點包裝在焦慮感和漲薪承諾上,相較而言,新世相更加注重課程質量。 

  自知識經濟成為内容商業的重要方式以來,職場課程相關音頻就不絕于耳。得到的《關系攻略》;分答的《競争力攻略》;知乎的《職場社會學:成為最受歡迎的職場人》...

  在競争如此激烈的職場品類的課程中,新世相還能收獲如此高的成績,離不開優質内容和職場作為社會焦慮的重大因素。

  由衷感慨,好的内容永遠是稀缺的。

  另外一點我們需要看到的,新世相的用戶是泛人群化的,所以打破圈層的分銷也是很重要的因素。

  在2018新榜大會上,吳聲分享了關于内容價值進階與再造的思考。 

  吳聲提到用戶進化分為4個階段,其中超級用戶是實現商業化能力的重要群體,而裂變用戶更能夠幫助産品、品牌形成自渠道能力和品牌效應。

  的确,我們發現媒介渠道必然有被洗幹淨的一天;而個體卻因為自身的獨立人格與價值,無時無刻都在産生新的賦能和信任。 

  還記得新世相當推出《讀書會》,我就曾寫過文章《知識付費,水很深麼?》。文章中,我們提及到了高曉松課程推廣期間采用的群裂變,就是基于用戶自運營和自推廣思維産生的營銷方式。

  而現在的個體分銷,隻不過與利益綁定得更加緊密,更加赤裸裸。

  2011年1月21日,微信出世。

  那個時候,張小龍沒想到會幫助一群人找到一份再合适不過的工作——微商。

  2018年,已經過去将近7年了。

  知識經濟興起,微信肯定也沒想到,過去七年被大家诟病的微商,卻變成了每個人的身份。 

  7年間,朋友圈被過度營銷的,可能早就被我們屏蔽、拉黑了;可如今,知識經濟大行其道,每個人都變成了微商,我們又該拉黑誰?

  有些人并不承認:我們并沒有天天在朋友圈賣面膜、洗面奶,打雞血;回過頭去看,你推薦課程時的話術和課程内容,你會發現并無二緻。

  你,早已變成了一個微商。

  當然,我們總該相信這是件好事,畢竟微商鄙視鍊會愈漸消失;但是,我們再也沒有理由,拉不黑任何一個微商的朋友圈了。

  除非,他推薦的課程有問題。

  • Copyright© 2015-2020 虚拟货币交易所 魯ICP備17001309号-3
  • QQ客服

    電話:13256739168

    掃碼關注我們